TEL:15516989567 / 13276902567
bet356苹果手机版

经典辩词 [周某涉嫌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一案,一审获轻判]

辩 护 词 


——周某涉嫌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一案 


尊敬的审判长、审判员: 


根据法律规定,天津行通律师事务所受被告人周某家属之委托,指派李常永律师担任周某的一审辩护人。经庭前多次会见被告人、查阅案件卷宗材料及参加今天的庭审,根据本案事实及相关法律规定,辩护人发表如下辩护意见,供法庭参考。 


首先,辩护人对于《起诉书》指控的“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”这一定性没有异议。但是,辩护人认为:周某存在若干法定、酌定量刑情节,恳请人民法院予以考虑: 


一、本案货值金额的认定:在货物数量、价格依据两方面均存在一定问题,请人民法院在量刑时予以考虑,从宽处理 



1.《搜查笔录》、《扣押清单》等证据,程序的合法性存在瑕疵,不能排除货物的实际数量低于《起诉书》认定的数量这一合理怀疑 


法律依据: 


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》的解释》第六十七条:“下列人员不得担任刑事诉讼活动的见证人:(一)生理上、精神上有缺陷或者年幼,不具有相应辨别能力或者不能正确表达的人;(二)与案件有利害关系,可能影响案件公正处理的人;(三)行使勘验、检查、搜查、扣押等刑事诉讼职权的公安、司法机关的工作人员或者其聘用的人员。” 


2.将“市场零售价”、“建议零售价”作为计价依据不合理 


3.在价格依据问题上,辩护人尚需要指出两点问题: 


二、涉案物品均尚未卖出,属犯罪未遂 


法律依据: 


(1)《刑法》第二十三条 已经着手实行犯罪,由于犯罪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的,是犯罪未遂。对于未遂犯,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。 


(2)最高人民法院《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(试行)》(法发【2010】36号) 


2. 对于未遂犯,综合考虑犯罪行为的实行程度、造成损害的大小、犯罪未得逞的原因等情况,可以比照既遂犯减少基准刑的50%以下。 


三、在共同犯罪中,周某丽属从犯,主犯未到案,不影响从犯的认定 



在本案中,根据周某丽本人的供述,结合其他相关证据,可以认定周某丽在共同犯罪中是从犯,理由有如下几点。 


一,从联系货源的角度看 


二,从联系买家的角度看 


三,从货物买卖的具体操作上看 


四,从仓库租赁的角度上看 


基于上述理由,辩护人认为:应当依法认定周某丽为从犯;主犯张某星虽没有到案,但是不影响从犯的认定。最高人民法院《关于建立健全防范刑事冤假错案工作机制的意见》规定:“定罪证据确实、充分,但影响量刑的证据存疑的,应当在量刑时作出有利于被告人的处理。”毫无疑问,周某丽是主犯还是从犯,将会对周某丽的量刑产生重大影响。在现有证据能够体现出周某丽的犯罪地位、作用较小的前提下,请人民法院依法作出有利于被告人的处理,认定周某丽为从犯。 


法律依据: 


(1)《刑法》第二十七条 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,是从犯。对于从犯,应当从轻、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。 


(2)《全国部分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》的通知(法【2008】324号) 九、毒品案件的共同犯罪问题 对于确有证据证明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,不能因为其他共同犯罪人未到案而不认定为从犯,甚至将其认定为主犯或者按主犯处罚。只要认定为从犯,无论主犯是否到案,均应依照刑法关于从犯的规定从轻、减轻或者免除处罚。——注释:虽然该《座谈会纪要》是针对毒品犯罪而形成,但是其解决的是主从犯的区分问题,是《刑法》总则问题,对于其他犯罪类型应具有普遍适用性。 


(3)最高人民法院《关于建立健全防范刑事冤假错案工作机制的意见》法发〔2013〕11号 6.定罪证据确实、充分,但影响量刑的证据存疑的,应当在量刑时作出有利于被告人的处理。 


(4)最高人民法院《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(试行)》(法发【2010】36号)  对于从犯,应当综合考虑其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、作用,以及是否实施犯罪实行行为等情况,予以从宽处罚,可以减少基准刑的20%-50%;犯罪较轻的,可以减少基准刑的50%以上或者依法免除处罚。 


四、到案后,周某丽能够如实供述犯罪事实,属坦白,当庭自愿认罪,并表示愿意缴纳罚金 


法律依据: 


(1)《刑法》第六十七条 犯罪以后自动投案,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,是自首。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,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。其中,犯罪较轻的,可以免除处罚。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,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,可以从轻处罚;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,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,可以减轻处罚。 


五、周某丽属初犯、偶犯,此前无违法、犯罪前科,平时表现一贯良好 


关于量刑建议,辩护人总结陈词如下: 


我的当事人周某丽,涉嫌的罪名并非暴力性犯罪,其行为虽有一定社会危害性,但其已经深刻意识到自身的过错,并愿意配合办案机关缴纳罚金。同时,周某丽家中尚有三个子女需要抚养教育,最小的孩子年仅七岁;周某丽的父母年事已高,其母亲患有乳腺癌,其父亲患有心脏病,病情均属严重。因此,周某丽具备适用非监禁刑的法定条件,建议人民法院对其适用缓刑。 


综上,呈此辩护意见,敬请人民法院予以采纳。 


此  致 


天津市津南区人民法院 


天津行通律师事务所 


李常永  律师 


2013年  月  日 
行通郑州律师事务所

15516989567

13276902567

037169159799

[行维权之道
通正义之门]

返回顶部

关闭